位置導航>> 首頁>>武大要聞>>正文
詳細新聞
【香港集運王】靜篤,靜讀
發佈時間:2018-05-11 10:42  作者:  來源:社會學系  

作者:顧怡菲

某日登上家中閣樓,看見一沓沓泛黃的書籍塵封在多年未整理過的小閣樓上。那是黃昏時分,閣樓小窗斜斜照進一簇夕陽,金色光線下,亞麻色書面上的灰塵清晰可見。靜默的景象恍若上世紀的一個神祕預言。

那些書是父親的童年以及青年時光,它懸掛在藏着新月的鄉間樹梢上,躍動在黑黢黢夜色下的燈火中。掌燈時分,秋雨淅淅瀝瀝地下在鄉間小路上,一盞煤油燈,亦或是一根蠟燭,把搖搖晃晃的老屋照得像一座在綿長秋雨中浮浮沉沉的小島。久遠的年代,昏黃的燈火便可撐起孩童簡單的童年。他們坐在燈下,稚嫩、認真的臉龐被綽綽的光影照得熠熠生輝。孩童的天真和稚嫩,使他們在玩耍之後,更有一顆對未知的世界充滿好奇的心。而今學生不願意讀的教科書,都是那時學生一讀再讀的讀本。而那時閃爍的燈火,不僅是鄉間夜色中的孤島,更是現代人心中的孤島。以一個孤獨的座標之姿,小島漂泊在茫茫的海洋中,與繁華的人間漸行漸遠。

再過些時候,城市裏的孩子依舊有關於書的温暖回憶。當世界尚定格在幾條小巷的時候,街角的書店就是整個世界。放學後,總有小小少年揹着書包走進老舊的書店,熟練地找到那個屬於自己的角落,當看到新來的漫畫時,他會驚喜地踮起腳尖取下書架上嶄新的書。少年小心翼翼地翻動着書頁,發出簌簌聲,那是沐浴着金色陽光的鴿子撲扇着翅膀掠過天空時發出的聲音,也是風吹過堆起來的枯黃樹葉兒時的聲音。這是時代變遷中不斷上演的一幕短劇,不管文明如何汲汲於前進,總會有些人在某個時段停下來做一件安靜的事。

後來,這些承載着期盼的書和讀書時凝滯的時光統統都消失不見。

更多的暢銷書被擺上了精緻的書桌上。穿着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坐在冰冷的房間裏,快速地汲取着所謂處事經營之哲學。誰能想到,這個現代特徵明顯的中年男子,就是幾十年前,那個削瘦清秀,沉默寡言,下雨天趿着拖鞋踩着泥巴回到燈下讀小人書的鄉村少年。冰冷的水泥藤蔓把城市裹成一個大大的繭,在繭裏的人透過偶爾一現的四角天空看向外面,卻依然會被灰濛濛的霧遮住視線。極目遠望時,沒有大片大片的林間綠松濤在風中起伏,沒有連綿的水墨江山,甚至連窗前也沒有綠枝探頭。我們依舊在讀書。在這樣冰冷的世界裏讀書,心中甚至沒有一點點對書的温存。然而當看到某些景象時,又使我驚喜之餘深感慰藉。在人潮擁擠,大風呼嘯不止的地鐵中,拿着課外書的學生坐在角落裏埋頭讀着書。柔軟的書頁驅散了地鐵裏灰白色的光,車窗外飛馳而過的僵硬線條、軌道磨擦傳來的噪音統統被過濾掉,學生青澀的臉龐此刻莊嚴神聖。他不容任何打擾。

那令人敬畏的心靈洗滌儀式,儘管形式不同,但是在任何時代本質上都是一樣的。就像千年之前,當朝陽將出未出之時,天際魚肚白漸變,霧靄朦朧,天光清冷,有君子如玉踏着山風而來,于山巔崖邊坐而觀日,豪情發,便誦讀千古詩篇。再有夏日午後,清雅隱士手持詩書一卷,焚香默讀,消遣世慮。窗前繁花幾簇,案牘上陽光幾點。爐香逐塵,輕煙繚繞中,溽熱盡散,禪心晶沁如玻璃、雲母,寂寂虛室裏清涼一片。

一顆心唯有沉進虛無中,才能讓萬物並作,吾以觀復。所以説不一定要有靜默虛室,三山兩水不可得也罷,我們仍可用一顆守靜篤的心在冰冷的城市文明中營造一塊屬於自己的靜讀之地。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灑在柔軟的棉被上,你便懶懶地爬起來。在陽台或庭院中深深地吸上一口氣,與世界説聲早安。一杯熱氣騰騰的清茶,亦或一碗熬得香甜的米酒桂花粥,和着早餐一併下肚。搬來木椅坐在温和的陽光中,你攜來一本小書,放在手邊靜靜地讀。拂過的微風吹得印有碎花圖案的筆記本紙頁輕靈翻動着。

這又是一個預言,預言着安靜、平和的一天。

(來源:武漢大學報1364期4版  編輯:肖珊)


轉載本網文章請註明出處
文章評論
請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有關法律法規。
用户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匿名發佈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張圖片
0條評論    共1頁   當前第1
相關閲讀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0
專題網站
發稿統計

 電子郵箱:wdxw@whu.edu.cn 新聞熱線:027-68754665       

通訊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珞珈山 傳真:68752632 郵編:430072